大蔓樱花雪

一条杂食出了境界的金鱼
高绿/佐鸣/尊礼/伏八/焰圆/伞修/百四/锤基/盾铁
……好多好多
逆不逆cp没有太大问题,文笔好就行的无下限党

云锦肆·番外·烟尘如泷罩于九天之上

尊礼only

ooc严重!ooc严重!ooc严重!
慎入



啊,下雨了呢……

宗像礼司站在屋檐之下,看着水珠一滴滴的从屋檐上滑落,有一两滴溅落在他的脸上。下意识的,伸出了自己的右手,接住了几滴从屋檐上滑落雨滴,享受着,那在手中荡漾的感觉。

雪融后的第一场雪呢.......
看来,春天,要来了呢.......


手中撑着伞,走在这条曾经走过无数遍的街道上。
雨滴落在地上,在阳光下烘烤了一天的柏油地面上蒸发,形成丝丝缕缕的水汽,一片浓雾笼罩了整个东京。

究竟是什么时候总会有一种,总是下意识的以为,自己再一次的,见到了那个人呢?





一样黑色的外套,一样的红色短发,在这茫茫的烟雨中,给他的感觉,宛如那人一般,下意识地伸出手,拉住了那人的手臂。

“你干什么?!”
“啊,不好意思,认错人了……”


「即视感是真实存在,有科学解释的东西,不属于灵异事件,只是大脑的想象力里曾经有浮现过类似的场景罢了。或者说既视感来源于大脑的联想,它联想出这个画面。」

手指划过资料上的这几行字,他自嘲地笑了笑,合上书,继续手头的公务。

可是,这都是第几次了,仿佛自己,真的见到了那个人。

“呐,宗像,这可不像你啊。”
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宗像礼司脸上挂起了那深不可测的笑容,转过身去,正好看见周防尊站立在雨中,茫茫烟尘使他的身形有几分虚幻。

“阁下这是?”他先开口,对着自己的老友这样说道,却又在周防尊开口之前,率先道“如果阁下经常这样的话,在下会感到很困扰的。”
笑容中多了几分苦涩“毕竟啊,阁下已经,死了啊。”


周防尊从口袋中掏出一根烟,点燃,缓缓道“石板碎了......我.......来看看你。”


宗像礼司收起伞,两人站在这漫天雨幕之中,无言相对。

是周防尊先打破了沉默,“宗像........我........”
但在下一刻,宗像礼司上前了两步,那微凉的,沾着些许液体,或是雨水或是泪水的双唇堵上了周防尊接下来的话,却听宗像礼司退后两步,说道“这样就好了……就这样吧。”



雨渐渐的停了,宗像礼司弯腰拿起伞,道:“那么,我们,还会见面吗?”
“会的,大概会吧。”

走到拐角处,宗像礼司再次回头,那里,空无一人。












评论
热度(13)

© 大蔓樱花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