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蔓樱花雪

一条杂食出了境界的金鱼
高绿/佐鸣/尊礼/伏八/焰圆/伞修/百四/锤基/盾铁
……好多好多
逆不逆cp没有太大问题,文笔好就行的无下限党

水肆•烟如泷•Die Zweite

我是尊礼党!我是尊礼党!我是尊礼党!相信我,我真是尊礼党!

scepter4 审讯室

淡岛世理、宗像礼司、伏见猿比古三人呈三角状,神态严肃的坐在一名女子面前。

女子头部低垂,丝丝缕缕的黑色长发遮挡住面庞,活脱脱一副贞子做派,露出的下巴在一身黑袍的衬托下,惨败而又尖锐。如果这人在大晚上的换上一身红衣出去,估计可以吓死不少人吧。

不过她此时正在......呃......折纸鹤。

宽大的衣袖微微下滑几分,露出同样惨白消瘦的手肘,关节明显且尖锐,带着几分别样的僵滞。但十指翻飞如鸢,灵巧至极,几秒后,一只精致的纸鹤变停留在手掌之中,随意地丢弃在身后,又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张纸,优雅地叠起来了。
“几位长官啊,你们将我关在这里是没有任何意义的”她放下纸鹤,抬起头轻笑道。
“终于愿意说话了么”宗像礼司将眼镜扶起,一阵诡异的白光闪过。
女子抬起头,用手指将长发拢起,再用系在手上的红色发圈束成一束马尾,整个人好似不负责任的气息瞬间一凛,使得他们不得不重新打量这名女子。

拨开长发后的皮肤不再显得是那种瘆人的惨白色,但过于白皙的皮肤在这里也太过于格格不入;眉眼极为英气,一双剑眉之下,黑色双瞳的深处,仿佛有火焰在其中燃烧;表情极为宁静柔和,却遮不住皮囊之下,那如剑般凌厉的气质。

她微微地测过头右耳上的圆形乳白色吊坠也随之摇晃了一下,继续道“我说了,我只是过来找人的,找到了之后便会立马离开,一秒不留。”
“所以说,这边是阁下在闹市区随意使用能力的理由?”宗像礼司微微一笑,问道。
“我说了,一切都是为了效率。”双手平放在桌上,一丝不苟地对折,展开,动作没有一丝紊乱。
“直到现在,我与她们分开了7个小时,二十三分钟,四十七秒。虽然现在还没有发生什么大事,但这个时间要是乘个十倍呢?七十个小时,如果她们愿意的话,足够她们毁灭这个城市了。”
“是么”宗像礼司脸上的笑容不变,只是多了几分极淡的嘲讽。
“那么你如何证明,你说的,都是真的?”
“不需要证明”女子十分强硬地回答道,手指轻轻一送,刚叠好的那个纸飞机便脱手而去,让三人惊讶的是,纸飞机并没有逐渐下滑,而是在他们的头顶上,悠闲地转着圈。
“我有理由相信,即使这个国家被毁灭,我也不会死在这里。”双手抱胸,身体顺势往后一靠“我看几位是那种自诩为‘日/本守护者’之类的人吧,以上情报只是单纯的处于好意,如果极为不想帮忙找人,也请放我离开,不然也只会徒增日/本被毁的概率而已。”说完,便再也没有其它的动作,垂下眼睑,拒绝和他们产生视线的交错。
“你的名字?”
“vivi”
“我指的是真名,夏野薄荷小姐。”
“真名什么的是不会记录于任何资料上的,无论是江幽还是夏野薄荷,都只是我的化名之一,青之王。”
在淡岛世理与伏见猿比古惊讶的眼神中,女子与宗像礼司进行了一系列意义不明的对话,最后两人相视一笑,如同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
“两年没见,结果你的眼神,还是那样的孤独啊”
“彼此彼此,我们这种人都是注定孤独终老的。倒是你,说好了不会再踏上这片土地的,究竟是什么吸引你来这的?”
“我不说了是来找人的嘛……”
“是来找,你那位完全不靠谱的王的?”
“是啊,恭喜你可以见到她了,那个来自异域的王。”
“希望她不会让我失望……”
“那这估计是不可能的了,毕竟就算过了两年,她还只是个孩子。”

说完,女子抬起头,对着伏见猿比古道“劳驾了,这是这两人的长相。”
手中握着的并不是照片,而是两张极为细致立体的素描:
一名女子有着一头经过精心打理的棕色齐肩发,在发尾处微卷后随意地垂落在胸前,嘴角挂着几分柔和的笑容,眼角妩媚的微微挑起,右眼角下的泪痣更是平添了几分姿色。

另一名应该称之为少女,一头短发并没有过多的梳理,略显凌乱的散落在耳边,一双眼睛微微眯起,透露着少年人独有的狡黠,灿烂的笑容之下,可以看见嘴边两颗小小的虎牙。

“如果只是调动这个城市的摄像头的话,第一名女子是可以直接忽略的,我们排查过了,她……不在这个城市。”
“啧”伏见猿比古习惯性的啧了下嘴,结果图纸之后走出了审讯室,vivi微微一笑,站起身,轻拍了下手掌,那些被她放在身后的纸鹤瞬间腾空而起,从窗户中飞了出去。
宗像礼司并没有阻拦,只是问道“就打算走了么?”
在满天纸鹤中,vivi回头一笑,灿若星辰“鹰,只有站在天空的顶端,才会拥有最辽阔的视野。”笑容中多了几分调皮,她接道“而且,我有预感,如果只是机械化的去寻找,你们,是一定找不到他们的。”

评论
热度(1)

© 大蔓樱花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