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蔓樱花雪

一条杂食出了境界的金鱼
高绿/佐鸣/尊礼/伏八/焰圆/伞修/百四/锤基/盾铁
……好多好多
逆不逆cp没有太大问题,文笔好就行的无下限党

云锦肆·番外·烟尘如泷罩于九天之上

尊礼only

ooc严重!ooc严重!ooc严重!
慎入

啊,下雨了呢……

宗像礼司站在屋檐之下,看着水珠一滴滴的从屋檐上滑落,有一两滴溅落在他的脸上。下意识的,伸出了自己的右手,接住了几滴从屋檐上滑落雨滴,享受着,那在手中荡漾的感觉。

雪融后的第一场雪呢.......
看来,春天,要来了呢.......

手中撑着伞,走在这条曾经走过无数遍的街道上。
雨滴落在地上,在阳光下烘烤了一天的柏油地面上蒸发,形成丝丝缕缕的水汽,一片浓雾笼罩了整个东京。

究竟是什么时候总会有一种,总是下意识的以为,自己再一次的,见到了那个人呢?

一样黑色的外套,一样的红色短发,在这茫茫的烟雨中,给他的感觉,宛如那人一般,下意识地伸出手,拉...

水肆•烟如泷•vier(完)

这一章基本全是过渡,真的很抱歉啊orz
cp粮什么的下一个分卷大概就会有一部分了,控制不了节奏真的很抱歉orz

“那个......所以说,你究竟需要我帮你什么呢”伊佐那社食
指微微蹭了蹭自己的脸颊,疑惑道。
“尽快,找到她们两个。”霍尔曼的脸色微微有几分凝重“毕竟距离她们到达东京已经过了98个小时了,在这样下去东京这座城市会发生什么是连我也无法预测的。”
“等等”一瞬间夜刀神狗朗便反应过来了“既然你可以确定她们已经来到了东京,那么为什么你不能自己去找她们呢?”
霍尔曼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夜刀神狗朗看了许久,最后淡然一笑道“不错嘛,孺子可教。”说着再次划开手机的屏幕,从相册中调出一张照片:随时清晰度并不是很...

水肆•烟如泷•Die Zweite(补档)

占tag致歉

scepter4 审讯室

淡岛世理、宗像礼司、伏见猿比古三人呈三角状,神态严肃的坐在一名女子面前。

女子头部低垂,丝丝缕缕的黑色长发遮挡住面庞,活脱脱一副贞子做派,露出的下巴在一身黑袍的衬托下,惨败而又尖锐。如果这人在大晚上的换上一身红衣出去,估计可以吓死不少人吧。

不过她此时正在......呃......折纸鹤。

宽大的衣袖微微下滑几分,露出同样惨白消瘦的手肘,关节明显且尖锐,带着几分别样的僵滞。但十指翻飞如鸢,灵巧至极,几秒后,一只精致的纸鹤变停留在手掌之中,随意地丢弃在身后,又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张纸,优雅地叠起来了。
“几位长官啊,你们将我关在这里是没有任何意义的”...

水肆•烟如泷•Ein(补档)

被表弟拿手机不小心删掉了
补个档
占tag致歉

“那个.......你好,请问,还在营业吗?”
已过子夜在接近凌晨两点的时分,即使生意火爆如HOMRA的酒吧,此时也空无一人。
草薙出云正擦拭着最后一个酒杯,准备清理完之后便去休息,但就在这个时候,被一个意料之外的声音打断了。
门外,一道身影微微前探,印入眼帘的是半个被一袭白色斗篷遮挡住的“不明物体”。声音很轻很细,带着几分茫然的不知所措,还有几丝淡淡的恐惧,或许是一名离家出走的少女吧。草薙出云这样想道。
望了眼窗外的电闪雷鸣,再看一眼少女干净整洁的斗篷“外面下了很大的雨吧,你在屋檐底下等了多久?”草薙出云随口问道。
想不到少女却如同受了惊吓一般,紧张道“对...

水肆•烟如泷•Drei

ooc预警
ooc预警
ooc预警

“由于田中老师的身体原因,这节物理课便由我来代为指导。”年轻的女子站在白板前,鞠躬示意,接着便用并不是特别流利的日语解释了一下自己出现在这里的理由。

略带卷曲的长发束起一束马尾,散落在身后;线条柔美的五官上架着一副知性的黑框眼镜,恰好将眼角下的泪痣遮挡起来。
此时的她,除了那长久以来的优雅气质无法在短时间内改变,已经与vivi照片上的女子完全不同了。

微微踮起脚,手中的白板笔在白板上勾勒出一个又一个优美的字句,是少女常用的圆体字。
“在一定范围之内振动频率相同的物体中,只要有一个开始振动,另一个便也会随之振动,这,就是共振。”
“那么,不只是声学上,如果我们把这...

新剧场版全体合影!

大佬作画中 @发子
为什么不去约稿?

雨天

“呐,下雨了”

叶修撑伞站在苏沐橙身边,而苏沐橙则蹲下身,长发遮住大半个脸庞,看不清,她脸上的表情。
“哥哥哥哥我又来看你啦,你在天堂过的怎么样啊,有没有想我和叶修啊。”那样欢快的话语,说出来,却别样的沉重,以及哀伤。
叶修看着墓碑上那个从容笑着的少年,脸上的表情复杂如海,既惆怅,又有几分怀念,还有几丝极淡
,却又无法抹去的悲伤。

苏沐秋其实就站在他们身后,半透明的身子常人无法看见。右手带着细微的颤抖伸向少女纤细的发丝,本以为会有熟悉的触感,却终究归为一片虚无。
果真……是天人两隔呢……
苏沐秋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,自嘲的想到。

其实,他一直都在,在他们的身后。
即使他们无法触碰,无法交流,亦无法相...

所以说,搞事否? @发子

© 大蔓樱花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